當前位置:首頁 >  電商 >  電商分析 >  正文

NBA火箭隊莫雷事件持續發酵 是時候了解阿里投資的這家美國體育電商

 2019-10-11 10:17  來源:A5專欄  我來投稿   莊帥頻道的個人主頁 撤稿糾錯

  各種互聯網項目,新手可操作,幾乎都是0門檻

本文來自:零售資本論,作者:財報分析師

10月5日上午,NBA火箭隊總經理達里爾-莫雷在推特賬號突然發表了支持“港 獨”的言論,內容正是近幾個月香港暴亂分子常喊的那句口號,“為自由而戰,和香港在一起”。

“莫雷事件”發生后,中國網友、中國的NBA球迷群情激憤,他們對莫雷的言行極度失望,也迅速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幾種主流的呼聲:

“中國領土一刻也不能分割!雖然從姚明時代過后對火箭是一種情懷,但是在國家面前請你靠后!”

“莫雷事件”還沒有結束,正如蔡崇信在聲明中所寫的那樣,這一事件造成的傷害需要很長時間才能修復。

隨著央視等媒體暫停轉播季前賽,多家贊助商紛紛終止與NBA官方的合作,即將到來的NBA中國賽以及新賽季的NBA常規賽,也因此蒙上了沉重的陰影。

隨著“莫雷事件”的持續發酵和阿里巴巴蔡崇信的聲明,零售資本論分析師得以全面、深入地分析這家阿里巴巴早在幾年前投資的美國體育零售電商企業。

Fanatics公司成立于美國佛羅里達,在體育界深耕30年,從一家普普通通的特許零售店,成長為手握無數體育IP授權的零售電商巨頭。

1995年,一個名叫 Alan Trager的年輕人及其兄弟們開設了Fanatics的前身Football Fanatics,一家獲得NFL球隊杰克遜維爾美洲虎特許授權的實體零售店。

這家店主要銷售美洲虎以及當地一些大學球隊的授權周邊產品。兩年之后,他們開設了第二家Football Fanatics零售店。

創業之初的Fanatics,普通而微小,并無任何特殊之處,直至到了21世紀初期,Football Fanatics開始涉足電子商務。

借著互聯網的浪潮,Fanatics的成長十分迅速,漸漸成為美國體育特許產業中一個頗具分量的角色。

零售資本論分析師了解到,在2011年被GSI Commerce收購時,Fanatics已經運營著超過250個電商網站,包括眾多大學運動隊、部分職業運動隊以及媒體品牌的網店。

在被收購之前,Fanatics的一半以上收入來自于大學體育授權銷售。

GSI最終以1.71億美元現金及價值1.06億美元的GSI普通股為代價將Fanatics納入囊中。對于GSI來說,Fanatics最具價值的就是這些球隊資源。

當時的GSI,早已開始運營NFL、NBA、NHL、MLB、NASCAR和ESPN等主流體育聯賽和媒體的官方電商網站。

2012年,Fanatics收購了Dreams公司,這家公司從事體育紀念品銷售業務,并與多支球隊進行著電商業務的合作。

同樣在這一年,Fanatics完成了一輪融資,風投巨頭Andreessen Horowitz和Insight Venture Partners向其投資1.5億美元,當時的Fanatics估值已經達到了15億美元。

一年之后,Fanatics一半以上的流量來自于移動互聯網,為了滿足業務發展需求,Fanatics再次進行融資,當時尚未赴美上市的阿里巴巴與新加坡淡馬錫領投,向這家公司投入1.7億美元。在這輪融資中,Fanatics的估值再次暴增,達到了31億美元。

零售資本論分析師獲悉,主導投資Fanatics為阿里美國投資部門董事長蔡瑟,邁克爾.蔡瑟(Michael Zeisser)是法國人,在2013年由蔡崇信從美國自由傳媒電商部門挖來,任阿里美國投資部門董事長。

除了主導投資了Fanatics之外,還投資了Snapchat等項目,幫助阿里巴巴在美國投資行業建立了突出的地位。

蔡瑟已于2018年4月從阿里巴巴美國投資部門離職,據知情人士透露其離職原因在投資理念上與蔡崇信產生了分歧。關于這一點,蔡崇信未給予任何置評。

2015年,銀湖資本向其投資3億美元,估值未知,但到了最近公開披露的一輪融資中,也即2017年9月,日本軟銀的愿景基金向Fanatics投資10億美元。這一次的融資,也促使這家公司的估值達到了45億美元。

同樣是在這輪融資中,NFL和MLB分別向Fanatics投資了9500萬美元和5000萬美元,獲得對應的Fanatics 公司3%和1.5%的股權,而NFLPA也參與了本輪投資,獲得了少量股份。在此之后,MLS也加入了Fanatics的股東陣營。

Fanatics的這一次融資,明星股東不再只是風投及私募,還多了NFL、MLB等影響力巨大的美國體育聯賽。NFL、MLB及NFLPA的入資,也為雙方的后續密切合作奠定了基礎。

“喪心病狂”的Fanatics

過去,在某支球隊奪冠后,零售商雖然看著球迷興高采烈、購買欲激增,但是卻無計可施。

因為他們的供貨商——耐克、安德瑪和New Era的產品通常要花費數周甚至數月的時間才能到貨。

而Fantastic避免了這種窘境。他們采用了完全不同的生產模式——公司在全國各地都存有空白T恤,一有訂單就立即定制出廠。

公司甚至在某些地方市場還和第三方合作伙伴合作,確保公司和合作方有足夠多產能來制造產品。

藍調奪冠后,為冠軍球隊提供領獎服的Fantastic甚至很快就將同款在電商平臺上銷售。

Fanatics不僅洞察和滿足消費者需求,還會主動創造需求。公司和藍調簽了獨家紀念品生產銷售合約,獲準復制球員簽名冰球等產品。

他們甚至收集了藍調和決賽對手波士頓棕熊隊比賽冰球場上的冰,來制作水晶冰球。現在這批特制的冰球已經上架,單個售價49.99美元(免費寄送)。

公司的聯合總裁杰克·鮑伊(Jack Boyle)在接受財經媒體Quartz采訪的時候表示,在B藍調和猛龍隊奪冠一分鐘內,Fanatics就已經在NBA和NHL官方商店以及其他由公司運營的電商平臺上推出了兩隊的奪冠主題商品。

“我們會在比賽一結束就立刻捕捉分析消費需求,消費者情緒最高漲的時候也是我們銷售的關鍵時刻。”

雖然公司沒有公布具體的數字,但是對外表示藍調的奪冠創造了NHL單夜商品銷售、猛龍引發的銷售量僅次于2016年騎士逆轉勇士奪冠后的銷售狂潮。

Fanatics商業模式

Fanatics公司依靠出售杰克遜維爾美洲虎隊的特許產品起家,以線上網店及線下實體店鋪結合的渠道體系,向球迷群體銷售體育聯賽和球隊球衣,以及相關授權周邊產品如T恤、帽子、紀念品等等。

同時,Fanatics還與Nike、UA、銳步、阿迪達斯等運動品牌有著密切的合作關系。

如今已經成為美國最大的體育授權服飾電商,旗下擁有NFL(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HL(北美職業冰球聯盟)、MLB(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和MLS(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等職業聯賽的特許商品生產和銷售權。

2016年10月,MLB與安德瑪、Fanatics簽訂了自2020年起的10年裝備長約。

在這份合同中,安德瑪成為新的裝備提供商,為30支MLB球隊提供比賽球衣,而Fanatics則創造性地獲得了制造并銷售特許面向球迷的球衣及產品的權益。

與MLB的新合同中,UA負責為運動員提供運動裝備,Fanatics則獲得了球迷版球衣的生產及銷售排他權。

在2017年5月,Fanatics完成了對VF的特許體育業務的收購,將Majestic這個運動品牌納入囊中。

因此,與UA一起拿下MLB裝備特許權的Fanatics,從某種意義上也繼承了Majestic的資源,但在這種新型的合作模式中,Fanatics獲得了更為廣泛的權利,而MLB也可以獲得更多的收益。

這種合作方式,也發生在Fanatics與它的其他聯賽股東之間。2017年11月,MLS延長了與Fanatics的合作合同。

在新合同中,Fanatics成為MLS特許球衣和產品的獨家供應商,權利從之前的銷售拓展至制造并銷售聯賽面向球迷銷售的球衣及產品。

2018年5月,NFL與Fanatics、耐克也簽訂了10年裝備長約。在此之前,Nike是NFL運動員裝備和球迷球衣的獨家供應商。

與MLB的合同類似,新的合同中,Nike為運動員提供裝備,Fanatics生產及銷售面向球迷的球衣及特許產品。

很明顯,與MLB、NFL等的新型三方合作模式,在這些體育聯賽成為Fanatics股東的前提之下,顯得更為穩固,而Fanatics也將這種合作模式視為獲取核心體育資源,拓展市場的殺手锏。

2019年5月,英國足球俱樂部阿斯頓維拉宣布 Kappa 為他們新的球衣及裝備贊助商,雙方簽約 3 年。Fanatics 將繼續與 Kappa 和阿斯頓維拉進行三方合作。

三方伙伴關系中,Kappa 將主要負責設計階段,Fanatics 負責制造階段,而 Kappa 的標志會出現在球衣上。新合同延續了阿斯頓維拉于去年開始采用的模式,即由 Fanatics 負責球衣的生產和銷售。

阿斯頓維拉首席商務官 Nicola Ibbetson 說:

我們目前正在與 Kappa 和 Fanatics 合作,確保所有阿斯頓維拉球迷都能獲得各種球衣和商品。

2019年7月,金州勇士隊宣布,他們與體育用品公司Fanatics達成一項為期10年的全渠道零售合作伙伴關系,包括實體店和網上的商品零售業務。

作為協議的一部分,Fanatics將成為整個灣區所有勇士商店的獨家運營商,其中包括位于大通中心的4000平方英尺商店。

除了將于9月開放的多功能體育場,勇士主場大通中心球館外,還包括周圍廣場上占地10000平方英尺的商業中心,被稱為Thrive City,勇士的商品零售店坐落于此。

協議達成后,Fanatics推出一個全新的勇士移動電商平臺,將利用預測和數據分析技術來管理商品需求。

勇士隊總裁兼首席運營官里克·韋爾茨(Rick Welts)說,

Fanatics是體育商品零售和電子商務領域中毫無疑問的行業領導者,與Fanatics的合作將為勇士球迷提供更好的購物體驗。

除了最新達成合作的勇士之外,在灣區,Fanatics還負責舊金山巨人隊(MLB),舊金山49人隊(NFL),圣何塞地震(MLS)和圣何塞鯊魚隊(NHL)的商品銷售。

Fanatics在北美的電商業務大約占到總收入的80%,而場館銷售占到10%。在電商市場已經“獨孤求敗”的情況下,線下場館銷售是Fanatics的重點布局領域。

而與勇士建立為期十年的全渠道零售合作伙伴關系,是Fanatics加碼線下場館銷售業務的重要一步。

在未來,Fanatics很有可能與更多球隊達成協議,進一步擴大自己的體育用品銷售版圖。

Fanatics的國際化

在2016年,Fanatics以1700萬美元收購英國電商平臺Kitbag,在足球特許商品業務上更進一步。

同時,Fanatics還大舉收購包括FansEdge、Majestic和Lids在內的競爭對手。

在2018年底,Fanatics再次加快了自身的國際化步伐。

10月11日,Fanatics與日本職棒福岡軟銀鷹隊達成戰略合作,這是這家公司第一次進軍亞洲市場。10月18日,Fanatics與德國足協達成長期銷售合作關系。

2019年3月,Fanatics與韓國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Coupang簽署了一項為期10年的合作協議。

這兩家公司都得到了軟銀的投資,這筆交易將在夏天正式啟動。屆時,Fanatics將成為Coupang的獨家體育商品供應商。

而早在2018年底,Fanatics執行董事長邁克爾·魯賓(Michael Rubin)曾公開提到,中國有著強勁的商業增長機會,Fanatics預計很快將進入中國市場。

邁克爾·魯賓說:

“中國球迷非常狂熱,我認為Fanatics可以在那里建立一個數十億美元的業務,我非常看好這個機會。”

不過,一年時間即將過去,Fanatics進入中國市場的計劃沒有進一步消息。

目前來看,國內的體育特許產品市場仍處于開發階段。球迷購買欲望較低,球隊自身難以大量投入進行開發,而聯賽的特許權經營亦不算出色。

以廣州恒大為例,在過去幾年中,恒大淘寶俱樂部的商品零售收入持續下滑:在2014,這項收入為2384萬元,2015年下滑至2025萬元,在2016和2017年,這項收入大幅減少至1000萬左右。

至于Fanatics的進軍中國,無論是專門從事聯賽或球隊球以及特許產品銷售業務,還是將與中國體育聯賽與球隊達成合作,對于中國體育零售電商市場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作者: 莊帥頻道    /    文章:50篇

相關標簽
電商平臺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 聚美優品向左,考拉唯品會向右,垂直電商突圍戰

    近日,垂直電商頻繁引發輿論關注。先是網易考拉多年經營,成長為巨頭青睞的實力電商,被阿里相中,意欲嫁入豪門的聲音不絕于耳。此前,唯品會也深得京東、騰訊青睞,牽手巨頭。而另一家垂直巨頭聚美多元化發展如火如荼,3億投資的街電成共享充電寶領域最大玩家。

  • 接觸到興長信達,才知道電商運營還可以這么玩!

    近年來電商行業發展迅速,對很多線下產業造成了極大的沖擊,傳統企業想繼續前進,取得大的突破,絕對不能忽視網絡的巨大作用。為此,很多傳統企業都開始調整方向,嘗試進入電商領域。當這些傳統企業嘗試過后才發現,在電商領域的發展太難了!原本擁有的品牌和客戶優勢似乎蕩然無存,一切都要從0開始。

    標簽:
    電商運營
  • 逛了一天的孔夫子舊書網,我搞懂了什么叫知識回收

    2016年,趙明把自己回收的18封丁聰家信拍賣以后,一不小心就被丁聰的獨生子丁緯以隱私侵犯的名義告上了法庭,要求他賠償并歸還信件,作為平臺的孔夫子舊書網也成為被告方。當發現自己被告的那一刻,趙明很委屈,自己花了真金白銀買來的東西,怎么樣侵犯了別人隱私權呢?合著現在垃圾回收買賣這么難做?

    標簽:
    二手交易平臺
  • 網店做內容營銷要怎樣注意消費人群

    很多商家覺得內容營銷不行,主要是因為做的人太多了,內容營銷慢慢走向同質化,內容太虛,實在吸引不了消費者,讓許多商家都質疑內容營銷的效果。今天淘寶代運營公司就為大家講講在做內容營銷的時候,要注意消費人群哪些方面呢?

    標簽:
    電商內容營銷
榜單

熱門排行

信息推薦

掃一掃關注最新創業資訊
单机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