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創業頭條
  2. 創業動態
  3. 正文

視頻網站十六年:消亡錄與新戰役

 2019-12-05 10:05  來源:A5專欄  我來投稿   IT老友記的個人主頁 撤稿糾錯

  短視頻,自媒體,達人種草一站服務

文 | 韓志鵬

暴風集團大廈將傾。

12月2日晚,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目前僅剩十余人,高級管理層中除馮鑫外已全部離職,公司將面臨無業務收入來源的風險。

這距離馮鑫被公安機關帶走僅有不到五個月時間。

曾經,作為PC視頻網站開荒者的暴風影音也是風光無限,但在資本獲取、戰略節奏等關鍵環節頻頻“中招”之后,暴風內部“人走茶涼”,集團城堡搖搖欲墜。

暴風集團在一步步坍塌,和它遭遇類似的企業不在少數。

PPS、PPLive、土豆、56網……這些構成無數人“童年記憶”的視頻網站,最終是有的背靠大樹好乘涼,有的徹底退出歷史舞臺;一陣唏噓后,優愛騰成為聚光燈照耀的主角。

若以暴風影音誕生的2003年算起,國內在線視頻行業已有十六年硝煙。

十六年間,從PC到移動互聯網,視頻網站有舊貴族落幕,也有新王登基,歷史交替之中,短視頻沖擊、5G來襲更讓行業感受到危與機。十六年江湖事中,有多少視頻網站黯然消亡,又有多少新戰役等待被打響?

草莽歲月

PC時代,人們不敢想象5G之下,1GB電影會在1秒內下載完成,而只能忍受幾十KB的下載速度,等待視頻下載完成后再用播放解碼器觀看,由于播放器格式受限,用戶辛辛苦苦下載的視頻,甚至“無從可看”。

國內的PC視頻播放器破解了這一難題。

2003年,暴風影音客戶端上線,可接受680種視頻格式,再借助當時視頻網站常見的P2P技術,通過網絡中每個參與者的帶寬,提高整個網絡的運算傳輸能力。

簡言之,一個視頻用戶看得越多,下載越快。

借助技術的領先優勢,暴風影音迅速俘獲受眾,一度在國內播放器市場中占據70%的份額,到2007年的日均使用人次超過1000萬。

正因如此,當暴風影音官網異常的消息爆出后,微博用戶立刻掀起一場“回憶殺”,有網友感嘆道:小時候第一個用的視頻軟件就是暴風影音。

當然,暴風不僅吸引來用戶,更掀起了國內視頻網站的創業潮。

2005年,出身軟件開發的張洪禹與雷量,在上海一間不足10平米的單身公寓中開始二次創業,經過一個月的努力推出了PPS。

同采用P2P技術,PPS的亮點在于電視節目直播與點播。2005年,“神六”升天,PPS是唯一成功直播發射現場的視頻網站;到2007年,PPS提供的點播影視劇接近6000部。

如今,用PPS觀看北京奧運開幕式,仍是當年留學生濃重的時代記憶。

點播與直播內容的豐富,讓PPS在缺乏運營推廣之時,收獲了用戶增長的碩果,即三個月內,同時在線人數增長18倍。

PPS風風火火之時,武漢的足球迷姚欣坐不住了。

2002年日韓世界杯開幕,華中科大的5000余名大學生守在電腦前等待直播,校內網瞬間癱瘓。最后,有15名同學只得擠在一間房里,汗流浹背地看完揭幕戰。

這之中就包括姚欣。

作為資深球迷的姚欣,也在這次看球經歷中悟到了商機,他想開發一款網絡電視軟件,服務“千千萬在宿舍看球的大學生”。2004年底,休學一年的姚欣正式開發出PPLive。

由于采用截取電視信號的“盜鏈”技術,PPLive提供了大量體育內容,并由此在C端吸引大量忠實的體育迷,在B端向央視、上海文廣等提供直播技術合作。

但售賣技術賺不了大錢,當時的姚欣也最怕被問財務數字。最終, PPLive走上了“技術換內容”的道路,即通過技術合作換取授權內容,用戶也得以在PPLive上看到馮小剛導演的大片《夜宴》。

張洪禹、雷量、姚欣,中國視頻網站的開荒者不止于此。

2004年,美國人亞當·庫里開發出音頻流媒體軟件iPodder,供用戶將音樂下載到iPod里直接收聽,彼時供職貝塔斯曼的王微也計劃開發一款中文版的iPodder。

但隨后他發現,iPodder的音頻都是從服務器直接下載的,多數國內網民不可能自己建站供他人下載,于是王微準備開發一款直接提供流媒體播放服務的網站。

這家網站正是土豆網。2005年4月,王微的土豆網正式上線,初期投資100萬元,半年后網站日均訪問人數超4萬。

土豆網上線第二個月,周娟從網易離職。

就職網易時,周娟曾花幾十萬元買下56.com的域名,離職后便一頭扎進56網的創業中,在各家視頻網站主打點播內容時,56網則主打網友原創視頻,即當今的UGC。

我樂網的原創內容收獲了用戶支持,到2006年8月,56網注冊用戶突破900萬,視頻總瀏覽次數超8億,一度位列當時國內第二大視頻網站

風光的土豆網、56網背后,中國視頻網站波瀾四起。賈躍亭創辦樂視網;出身搜狐的古永鏘、李善友分別創建優酷網與酷6網;王欣在深圳城中村里打造出快播……

一時間,中國視頻網站好不熱鬧。

數據顯示,僅2006年,國內的視頻網站從30余家激增至300余家,它們共同競逐PC時代的視頻賽道。這段時光也是中國視頻網站的草莽歲月。

草莽歲月的表象在于版權意識匱乏,繁榮與亂象共生。早期的暴風影音、PPLive雖然借P2P技術優化了用戶體驗,但“盜鏈”和挪用他人服務器為肉機,終歸存在安全風險。

同時,由于缺少對視頻內容本身的監管,侵權與“擦邊球”現象也頻頻上演。有業內人士透露,當年視頻網站后臺都有大量被封禁影視劇的資源。

不止于此,在2005年,胡戈的《一個饅頭的血案》走紅網絡,但因視頻本身惡搞大片《無極》,后者的導演陳凱歌一度要與胡戈對簿公堂。

技術風險、內容侵權,早期的視頻網站江湖足夠草莽,其根源在于,視頻網站并未探索出良性的商業模式,營收現金流不穩定,寬帶成本又極度燒錢,風投資本成為馳援視頻網站的“血包”。

當然,各路玩家也都曾嘗試突破這一瓶頸,例如PPS開發游戲付費業務,一度占據平臺總營收的1/3;快播王欣則沿著盛大盒子的道路,開發了“快播小方”。

生態鏈的想法都很好,但前期功課沒做好。

視頻網站的核心是“內容為王”,但由于缺乏監管與版權意識,當年的各家平臺卻未建立以視頻內容為核心的盈利路徑,包括貼片廣告、付費會員等?;趦热荼旧淼纳虡I閉環沒有跑通,視頻網站的繁華之下,實則風雨飄搖。

于是乎,經歷草莽歲月之后,視頻網站迎來新秩序。

二線沒有機會

2008年,金融危機席卷全球,視頻網站進入第一輪洗牌期。

金融危機之下,風投各自捂緊錢袋子,留下視頻網站“在風中凌亂”。數據顯示,2008年一年,有400多家視頻網站出現“融資難”問題,多家平臺啟動裁員。

對于兵荒馬亂的2008年,姚欣也感同身受,他曾回憶到PPLive當年在美國拿到不同VC的三份投資意向書,但最終都被婉拒,公司現金流也只能撐到春節。

外部風起云涌之下,國內的視頻網站也在起變化。

一方面,國家廣電總局在2008年確立視頻網站經營牌照制度,247家機構獲頒視頻牌照,同時處罰和關停了超過57家視頻網站。

另一方面,視頻網站的版權意識增強,版權成本也一路走高。例如搜狐視頻在2009年發起反盜版聯盟,向優酷和迅雷索賠一億元。

同時,對于版權成本的增加,PPS CEO徐偉峰曾表示,2010年前后版權成本增長了十余倍,版權費用支出占到公司日常運營支出的40%。

兩大變化之下,視頻網站逐步走向合規化,而平臺推動正版化的嘗試,也帶動了版權意識與版權成本的雙雙增強,一場視頻網站新秩序的大幕即將拉開。

危與機的雪花降臨在每家視頻網站身上。

對土豆網而言,2008年是慘淡的。作為國內視頻網站的先發者,土豆網卻未能拿下視頻牌照,因此錯過奧運會直播;甚至在兩年后,土豆網爭當“視頻網站第一股”的上市計劃,最終因王微離婚案而流產。

56網也有類似遭遇,同作為視頻網站先發者,但也未拿到視頻牌照。最終在2008年經歷一個多月的關停整改后,56網黯然掉隊。

對PPS而言,盈利遙遙無期,業務增速卻逐步放緩。到2012年,PPS的營收增長率全面放緩,曾經為游戲廠商提供產品推廣入口的生意,如今遭遇巨大瓶頸。

徐偉峰坦言,PPS在2013、2014年都沒有什么增長。

對暴風影音而言,馮鑫入主后,暴風影音2009年的用戶總數已達到2.8億,占當時總網民數量的73%,依舊是PC播放器的重要力量。

但危機也出現在此時。2010年,暴風影音籌劃國內上市,為保持財務數據向好,加之馮鑫不看好版權采購,暴風影音錯失版權大戰的重要關口,老用戶嚴重流失。

當然,危局之中亦有生機,2004年成立的樂視網由于提前布局版權,到2010年時已坐擁4.5萬部影視資源,并借助版權分銷這類良性商業模式,率先登陸A股市場。

由此可見,2008年后視頻網站再次風起云涌,行業逐步合規化的前提下,版權成為戰役焦點,資本成為各路玩家的競逐目標。

無論上市還是探索盈利模式,視頻網站都需要更充沛的資本血包以支撐版權投入,但在自我造血能力受鉗制的情況下,視頻網站“錢緊”問題一直未得到有效解決。

于是乎,歷史車輪滾滾向前,視頻行業“大BOSS”登場。

2010年4月,百度旗下視頻網站“奇藝網”正式上線,并在次年更名“愛奇藝”;2011年4月,騰訊視頻正式上線;2015年10月,阿里巴巴正式提出收購優酷土豆。

至此,BAT正式下場在線視頻行業。

同時,國家版權局聯合國家網信辦在2014年開啟“劍網行動”,視頻網站成為重點檢查領域,曾經主打盜鏈資源的快播,其創始人王欣也因此在當年8月被捕。

轟轟烈烈的反盜版運動中,版權成本進一步走高。

巨頭入場與版權合規,視頻網站的新秩序初顯,以優愛騰為代表的視頻網站背靠巨頭資源,在版權領域快速收割,并不同創新自制正劇、小眾綜藝,再加上巨頭生態里多流量入口的協同,優愛騰在內容規模與用戶量上逐步領先,構成行業第一梯隊。

環顧王座之下,二線梯隊命運各不相同。

2013年,頂不住增長壓力的PPS,最終摘走了百度的“玫瑰枝”。收購當月,愛奇藝打出“30天完成合并”的口號以對標優酷土豆的“300天合并”計劃。

于是,從官宣收購后的十余天內,PPS員工完成了內部溝通會和辦公地搬遷,而被裁員工只需上交辦公設備,無需辦理工作交接即可離職。

另一邊,PPTV在2010年拿下軟銀2.5億美元融資后盲目擴張版權,最終深陷資金鏈危機,甚至到2012年年會,每位員工只是吃了一份10塊錢的冷盒飯。到2013年,蘇寧正式“接盤”PPTV。

PPS、PPTV之外,李善友的酷6網在2009年被盛大收購,56網在2011年被人人網以8000萬美元收購,迅雷看看在2015年被賣身給響巢國際……

二線視頻網站“一去不復返”。

透視優愛騰的崛起與二線梯隊的消亡,巨頭資本所代表的不僅僅是版權規模,更代表著員工回報的滿足、產品研發的實力,甚至巨頭所擁有的人才儲備度、品牌推廣資源和戰略決策能力,都顯著強于二線玩家。

當然,每家企業都會犯錯,優酷也曾出現管理層變動,PPTV也曾忽視技術研發,但巨頭之下的視頻網站有更高的容錯率以及快節奏的調整速度,二線梯隊卻很難找到“打贏翻身仗”的機會。

因此,殘酷的視頻戰爭中,二線玩家沒有機會。

在線視頻的戰場成為了巨頭游戲,但優愛騰三家企業仍陷于虧損漩渦中,在繼續升高的版權成本和短視頻的猛烈沖擊下,視頻網站何去何從?

戰火長存

PC時代視頻播放器先驅的暴風影音即將落幕,但視頻網站的戰爭遠未結束。

進入2019年后,愛奇藝和騰訊視頻雙雙躋身付費會員“億級俱樂部”。2019Q3財報顯示,騰訊視頻付費會員達1.002億,愛奇藝的訂閱會員數達到1.058億。

隨著用戶版權意識提高,內容規模不斷增長,再加上視頻網站與各大平臺會員的捆綁銷售,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的付費會員得以沖進億級關卡。

同時,隨著5G技術的演進,各家平臺也在不遺余力地爭搶內容創新高地。

例如在互動視頻層面,優愛騰三家相繼出臺技術標準,市面上也出現了包括《古董局中局之佛頭起源》《他的微笑》等不同類型的互動劇集。

而在微劇層面,騰訊視頻推出了時長1-10分鐘的“火鍋劇”,愛奇藝去年11月熱播的微劇《生活對我下手了》也在今年上線第二季,首集獲贊量達192萬。

顯然,技術催生著用戶內容消費的變化,視頻網站也因此競逐內容形式的創新,而由于二線梯隊普遍被整合收編,巨頭間的交鋒對壘尤為激烈。

但盈利仍是懸在視頻網站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以愛奇藝為例,據2019Q3財報顯示,愛奇藝凈虧損37億元,創下上市以來單季度最高虧損;同時,支撐付費業務規模的會員增速也在下滑,愛奇藝Q3訂閱會員達1.058億,同比增長31%,為上市以來的最低增速。

雖然騰訊視頻和優酷均未公布財務數據,但視頻網站普遍的虧損狀態,到十六年后的今天仍無改觀。

相比于草莽時代,優愛騰引領的巨頭時代下,視頻網站有了更完備的商業模式,即向B端收取廣告費,再向C端售賣付費內容,由此持續輸血到內容投入之中。

不過,即使巨頭出手,視頻網站的“開源節流”依舊是一道難題,在版權價格被屢次哄抬后,平臺運營成本一直高企難下。

受制于內外環境的變化,視頻網站現今遭遇的挑戰更不止于此。

首先,短視頻、直播的崛起令視頻網站感受到重重壓力。一方面,以算法推薦為核心的“短平快娛樂內容”更容易讓用戶上癮,短視頻的留存率也相對優于視頻網站。

另一方面,短視頻和直播的免費娛樂形式,也在沖擊著優愛騰的用戶付費規模,面對具有可替代性的娛樂內容,“免費”更能刺激用戶觀看。

C端付費業務遭短視頻沖擊,那視頻網站的B端業務進程如何?

其次,視頻網站在B端業務上也顯得捉襟見肘,以廣告業務為例,受制于宏觀經濟環境的影響,愛奇藝Q3在線廣告服務營收21億元,同比收窄14%。

廣告市場持續低迷,視頻網站也難逃一劫。

廣告業務之外,優愛騰也不斷嘗試切入制作、發行等產業鏈環節,例如愛奇藝為扶持制片人、導演和編劇提出的“幼虎計劃”。但影視上游產業鏈的布局非一日之功,互聯網平臺還有很多課要補。

更何況,影視業也同樣處于寒冬之中。

十六年間,視頻網站從草莽時代走向巨頭時代,優愛騰都具備相當的市場規模,但新挑戰仍層出不窮,短視頻、直播都在分食視頻網站的存量蛋糕。

而在商業模式上,視頻網站的B端廣告收入受到宏觀環境沖擊,C端付費業務走入增長瓶頸,視頻網站的虧損窟窿仍需被填補。

因此,伴隨外部短視頻沖擊與內部業務增長的困境,頭部為王的視頻網站遭遇“天花板”,在巨頭持續大手筆投入的情況下,優愛騰亟需挖掘新增長點。

簡言之,視頻網站的新故事在哪里?

新業務的成長需要時間,視頻網站一方面應嘗試精品短視頻,例如微劇、微綜藝,未來隨著5G推動短視頻行業的進擊,時長延伸及劇情豐富的短視頻將會有更廣闊的市場前景。

另一方面,在toB業務上,視頻網站應嘗試與企業合作,基于平臺自制內容的能力,向企業輸出品宣及相關視頻,放大視頻網站自身的媒體屬性。

精品短視頻、為企業拍片……廣袤星空留待視頻網站探索。

因此,視頻網站經歷十六年浮沉,二線梯隊消亡,頭部勢力得以加固,但仍未走出長效的盈利路徑,隨著短視頻沖擊與內部產品增長拐點的到來,視頻網站必須突破業務天花板,在內容端和收入端鑿出長效增長點,繼而拉開新戰役的大幕。

暴風集團大廈將傾,但視頻網站戰火長存。

作者: IT老友記    /    文章:268篇

相關標簽
暴風科技
暴風影音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 疫情催生新經濟:共享員工醞釀而生

    據悉自2月3日盒馬率先實施“共享員工”模式以來,在短短十幾天內,“共享員工”模式已從商超與餐飲業發展到了物流和制造業,從一線城市擴展到了二三線城市??梢钥闯?,在這場全民抗擊病毒的斗爭背后,企業之間的生存競爭也在爭分奪秒的進行著。

  • 874萬應屆生就業大考:網絡招聘迎倒春寒

    為用戶提供更加優質、便捷的服務,這都會成為行業未來發力的方向。這次的疫情算是一個轉折點,在市場的一片哀嚎聲里,我們看到了遠程辦公、遠程醫療、線上教育的迅速崛起,也看到了線上生活服務、文娛項目的潛力。

    標簽:
    網絡招聘
  •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企業家和創業者應該思考的內容

    疫情還在繼續,最近很多學者包括企業咨詢行業人士關于疫情對國內經濟的影響以及未來行業和市場走勢發表了一些觀點,當然也有很多人在唱衰國內經濟,同時也引發了貿易戰背后的陰謀論,當然目前毫無任何證據,這里更不敢做太多議論。我只從宏觀經濟角度,闡述一下自己以及自己所認同的觀點。

    標簽:
    創業者
  • 疫情下的在線教育:一場有緣無分的單相思

    疫情,毫無疑問是當下全國人民最關心的話題。而在抗擊疫情的另一面,由于疫情所引發的一系列社會問題也需要我們盡快解決。尤其是中小學學生們的學習問題,牽掛著無數人的心。

    標簽:
    在線教育
  • 疫情下的長租公寓,現金流危機擊穿行業底線

    在租房市場,作為出租方的房東歷來是處于優勢方的,但是隨著整個租房行業的機構化不斷深入,這種現象逐漸被打破。在機構化的長租公寓面前,不管是房東還是租客,都成為了弱勢群體,憑借著對租房合同的單方面解釋權和強大的法律團隊,作為中間人的長租公寓反而成為了行業主宰。

    標簽:
    長租公寓
  • 盤點 | 短視頻:刺激2019,破界2020

    2019年,新媒體賽道的“當紅炸子雞”非短視頻莫屬。

榜單

熱門排行

編輯推薦

掃一掃關注最新創業資訊
单机麻将下载